ZH_510_forever

【茨酒】点文和公告

【茨酒】点文和公告

 

先说点文,两选一,1.三茨木x酒吞 2.茨木x三酒吞 (当然还是车((欲哭无泪

两篇都想写,只是没决定好要先写哪个就想拖......

然后写出来也不放lof了,抱歉,原因底下说

 

──总之是公告

对家三天两头就占tag搞事,烦!

所以,我不会再用lof搜茨酒了,也不在这上面放茨酒文了。

为了茨酒关注我的小天使们都可以取关了,谢谢妳们!

若之后还有茨酒的更文,就直接放微博 和 @茨酒主页 !

茨酒主页上粮食齐全,最最起码对家不会占tag来闹事!!

闹了还能直接删,多省心!

 

 

──提一下自己对于 无差 和 洁癖 的看法。

  无差没有错!有的人能真心喜欢互攻,两个同样性别、能力相当的妖或人,不分上下又何妨?多数人被世俗既定的框架影响着,不管怎么画、怎么写,还是多少能看出倾向哪一边。我自己也毫不例外!所以我是不会写着清水,硬是两边的tag都标。((更不会打双tag却在搞事!

  洁癖也没错!但我也绝不会在吃无差的太太的粮下无理取闹!愿意产粮即是对角色和cp的爱,有谁会对着讨厌的人事物提笔或作画?!对,我说的就是今天那个闹心的lo,再说一次:有被害妄想是病,得治! 

  两方无错的为什么要相互指责?究竟是角色太讨喜,导致人多事杂ky多,还是真的要吵吵嚷嚷才能表达自己对cp的爱?!拜托多看书、多思考、少正义狂病发作!

 

望茨酒的小天使们共勉之。咱茨酒主頁再見了。


【茨酒】唤醒茨木童子的方法(啰嗦的车,慎,完)

茨酒题三、唤醒茨木童子的方法

※初始茨 x 酒歌轮入吞,啰嗦的柴车,慎
※阴阳寮设定,一位带入妹子玩家个性的假晴明
※献给可爱的小友容容,希望她早日抽到茨木和大天狗
※上一篇没有提到的私设:二星=幼童,三星=少年,四星=成年,
 和五、六星的差别是记忆(传记)和力量强弱,ooc属于我~~

 

  寂静的召唤室里头,五星的酒吞童子和妖狐皆注视着发出微弱光芒的阵法,他们都身穿阿爸辛苦攒着外观券换来的新衣,不得不承认是希望能藉此促使召唤阵中走出他们各自魂牵梦萦的大妖。

  哒哒哒!走廊传来一阵慌忙的脚步声,“呃啊!」”伴随一句低骂,挽着衣袖、裤管,并且光脚的晴明拖着一条看起来是拐到的右腿进到室内。

  “没事!我没事!”这个剪了齐浏海的晴明笑了笑,有点傻气,“好了!我换好黑票了!就来抽吧!”说着,挥了挥手中的符纸,还没想好召唤词,薄薄的纸张竟意外脱手,“啊啊啊啊啊!!!”落入阵中、缓缓飘下。

  酒吞童子略感绝望地扶住额,妖狐也是不忍看地以扇子挡住了双眼。

  忽然一道灿烂的光芒亮起,房室都因强大的妖气一震,待两妖适应了强光向阵中看去,一个白白软软的幼童正抬首环顾四周……这个一脸呆样的人类是谁?门口一条毛茸茸的狐尾溜烟似地不见了,还剩一位双手环胸、看起来很强的大妖正勾着嘴角对他笑。

  “你可总算来了,茨木童子。”上扬着眼尾,本该十分锐利的紫眸竟显露出喜悦,那眼神令白发膨乱的幼妖心脏震颤,他一步步走近、无法克制地伸手拽住了妖鬼身前垂坠的紫色腰带,仰望着对方清艳的脸欲言又止。

  鬼王大人索性蹲下身子,与他平视道:“怎么了?”这小鬼,大眼却小鼻子小嘴巴的,生得如女孩般秀气,谁能知晓长成后会有那副令人不寒而慓的巨大鬼爪和兽脚。视线落到一只空荡荡的袖子上,果然……做为式神的话,一开始便没有右手了吗?

  微凉的、较普通孩童还大上一些的左手抚上酒吞的脸颊,幼妖神情痴迷地说:“你长得真好看,比我见过的所有人或妖都好看上百倍……”这妖鬼自入了他的眼,便在他心里札了根,此后他的高兴和委屈都离不开他了。

  酒吞忍不住笑出声来,缷下手甲后右手也抚上茨木颊边粗糙的妖纹,轻轻说了句:“是吗?你也甚是合乎本大爷的心意。”语毕,探出红润的舌尖舔上幼妖的唇瓣,再挑开两排整齐的牙列、翻搅汲取着熟悉的气味,“唔嗯……”他侧首深深吻住不知是惊喜或惊愕而呆愣的幼小茨木,终于撩得未经情事的幼妖也动起小却湿烫的软舌回舔着他。

  “那个、吞吞!吞吞!不要摧残幼苗啊!!”看得两眼发直的阴阳师这才回过神,觉得自己有必要制止一下,免得这庭院发生某些……咳!他都不好意思说出来的事。

  鬼王斜过眼一瞪,“哈……”还是恋恋不舍地结束这个吻,“说过不要那样叫本大爷了!再有下次我便让鬼葫芦咬下你的脑袋!”酒吞将还在喘息的茨木抱进怀里后站起,睥睨跪坐在地的晴明,理所当然地宣告:“大惊小怪什么,本大爷不过是亲亲幼小的他,就算化成灰、他都是我的!”丝毫没有察觉自己接吻后的嗓音性感到让阴阳师面红耳赤。

  “是、吞……咳!酒吞你说的好像有道理,可是我已经准备好材料了,你还是先带他去觉醒和升级、升星吧!”虽然现在还好,但他想了想,依照茨木童子对酒吞童子的痴恋,以及后者的纵容,过不了几天,怕是会有鬼王大人被幼妖形态的茨木给吻得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糟糕画面。他有那么一点想看,但是、实在太糟了!

  “觉醒就先免了,本大爷想再逗这小鬼玩玩。”说完便抱着茨木前往粮仓。



啰嗦的车→走這

((写肉使我思考正剧~~
((求台服茨酒小夥伴!
((求换粮!(还请给我指个小甜饼的题目或其它,车已经开得精尽人亡

最後,祝所有茨酒的小天使們429快樂!!!


【茨酒】茨木,餵鬼王喝酒!(車,污污污,慎,完)

茨酒题二、茨木,喂鬼王喝酒!

※酒瓶PLAY,失%%%禁,污污污,慎
※自家寮里的 地狱六星心眼茨x红发四星吞,ooc属于我~~
※为了促进图像训练,酒瓶请看→=/// v//=

 

  粉粉的落樱在庭院纷飞,酒吞童子难得不是背负或倚着鬼葫芦,而是整只妖坐在地上、圈抱住自己的神器,清俊的脸蛋贴在上头作苦思状,有些实力的式神因有晴明交待的任务而不曾驻足,天邪鬼一族、帚神和涂壁等小妖更是不敢多看一眼。

  一会儿,新衣带着两只嫩黄小鸡玩偶,更显娇俏可爱的神乐走到鬼王身边,嗓音稚软:“酒吞童子,晴明请你现在过去结界。”

  酒吞抬眸一瞥,说:“除非有葫芦酒,否则休想本大爷进去那个枯燥的结界养育。”里头除了蹦跳着不知所云的达摩,便是哭唧唧、将喂给达摩的小妖,连喝酒睡觉都不得安宁。

  “可是、就算不是葫芦酒,那也是晴明辛辛苦苦打突破才合成的经验卡啊……”少女有些丧气地低下头,“晴明他也想直接让你吃达摩直上六星的,只是……”

  “只是什么?没那个本钱,收集契约碎片、强制将本大爷召唤而来是为了什么?”鬼王哼笑一声,一点也没有寄人篱下的退缩,“晴明辛苦打突破又与我何干?可别说是为了我合的经验卡,不必,我不领这个情。”他乐得在外逍遥,或许哪天被一个有好好养育、对待红叶的阴阳师召唤,那才是他的归所。

  一身黑白新衣的红叶跑了过来,扯住神乐的袖子说:“神乐看!晴明大人给的!”小女孩展开双臂,开开心心地转了一圈却险些被自己绊倒,被酒吞童子实时扶了一把,竟是一下子躲到神乐身后去,轻声问道:“鬼王大人好。”称不上怯懦,但也绝不是鬼王所认识的那个张狂的美艳女鬼。

  “混账晴明!”这家伙根本是把红叶带回来当摆饰吗?!那刺眼的二星一等,和那未长开、比神乐还要矮小的身材,激得鬼王一把提起随红叶之后、缓缓步入庭院的晴明的衣领。

  “不行!不要伤害晴明大人!”小小的红叶抱住鬼王的腿,张口就咬,咬着还边口齿不清地怒叫放开!放开!

  腿是一点都不痛不痒,可是心情糟透了!鬼王立刻松开晴明的衣领,还在思考怎么让红叶松口、且不会不慎抓伤了她,晴明已经蹲下来轻拍了拍红叶的背,说:“不可以咬人,咬鬼也不行。这样妳就跟想打我的鬼王一样坏了。”语气不重而严肃。

  红叶泪眼汪汪地松了嘴,“红叶不坏,晴明大人不要讨厌我……”彷佛下一刻就会嚎啕大哭出来。

  晴明毫无迟疑地抱起小红叶,“摁,不会讨厌红叶的。”让女孩伏在自己肩头,纤秀的手掌一次次顺抚颤抖的瘦小背脊。而酒吞童子一秒也待不下去地离开了庭院。

  “晴明,不跟酒吞童子说吗?”神乐扬着担忧的脸问。

  “不用了,有些解释说了也只像推脱之词。”唉,小姊姊们只要貌美如花、保持好心情就够了。他总是这样想,才会不将红叶养大,养大了化鬼化妖前的记忆自然会随之恢复,能否依旧无忧无虑?他自私,只愿她们在此庭中安居。

  提着一堆御魂急忙忙进庭院的茨木童子正想往屋内找寻鬼王并展现所获,却被晴明叫住,“把御魂交给姑姑吧,还要请你帮忙一件事。”

    “吾拒绝。”这些御魂要让挚友先挑喜欢的,交给姑姑的话,肯定是照她每个小鬼都要关怀的心态均分下去,如此得何年何月才能恢复吾友的力量?!

  晴明凉凉地说:“这事有关鬼王。”果然见茨木童子停下脚步。

  “那吾将御魂交予吾友后再来听取也无妨。”金瞳亦冷冷地瞪了不知怀有什么打算的阴阳师一眼,便要再迈开步伐。

  “酒吞他似乎因红叶和酒烦心,出门去了。”在红发金角的大妖正打算回身扔他一团黑焰之前,晴明早已将小红叶交到神乐怀中并设好了言灵‧守,“这事是我能力不足,明知寮里来了你这么一位大妖,暂时无法再供养鬼王大人还是把他召来了。召来了,又遍寻不着葫芦酒。且说鬼王大人为何如此执着这酒……?”

  茨木童子自是知晓除了倍受敬重的姑姑,寮中一切的好东西几乎都给了他,而酒吞童子能紧随他之后到来,也是神乐看他思念挚友甚深,便去向晴明提出召来鬼王与茨木相伴的作法,“吾王自然值得取用好酒。”区区人类想借使他们的力量,就要有此等觉悟。

  “神乐,据说葫芦酒的香气有机率吸引红叶呢,或许可能大概是倾慕鬼王的红叶才会前来吧。”晴明拿着扇子在掌心里一敲,“我似乎能明白鬼王大人的用意了。”

  “你才是,究竟有何用意!”大妖周身的妖气随其情绪愈显浓厚,可以确认的是如果晴明再提起任何使他不悦的字句,这庭院就要遭受地狱之手的肆虐了。

  难得地笑了笑,晴明继续说:“没有,只是欲劳你大驾替我送酒去给鬼王大人。不过不是葫芦酒,而是一位酿酒师赠予的梅酒,想着这春天是该喝点甜酒,那位师傅的手艺不差,还望你能代收了这赔礼。”



確認看完預警後→走這



【茨酒】鬼王的胸懷(小車,慎,完)

茨酒题一、鬼王的胸怀

※无剧情,心意相通后隐居,剎车(?)
※地狱茨x酒歌吞,ooc属于我~~


    酒吞早被茨木的百般花样磨得没了脾气,心情好的时候,甚至能百般配合,如同现下,高高在上的鬼王乖顺地任鬼子捏扁搓圆。

其实情到深处,做什么都只是爱意的表达,无关乎身份尊卑,就像他喜欢看茨木的笑颜,也喜爱这鬼痛哭流涕的时刻,茨木不过是想他一塌糊涂的模样、只展现给世间唯一的大妖茨木童子看。


走這




【賀紅】暖.08全 (he,甜肉,未完(?)

【暖】08全


爱啊,看一眼就心跳,亲吻的时候心脏都觉得疼,占有了对方的身心就是获得了整个世界。


08-1

08-2

08-3

08全    (只是把123串起來成一篇


08终于写完啦!
这写得我相当于捐血五百升!!(沒錯,是升!
接下来就慢慢发展剧情(?),或者就这样完结也好?
容我回血再想想。


【賀紅】暖.08-2 (he,甜肉,未完(!)

【暖】08-2


虚脱的问一句:自己的首页看得到,标签却找不到,是不是被屏蔽了?


只好多发几句 祁放小报告 的番外试试,不吃的请当作没看见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允许我光明正大地对你表达爱意呢?”

瘦小的男子无法回答,握住祁放紧紧环抱他腰际的手臂,无奈地叹息:明明你喜欢的从来就不是我。

 

浴室请往这边走!



【賀紅】暖.08-1 (he,甜肉,未完(!)

【暖】08-1


啊啊啊啊啊!
很好很可以!贺天直接把咱关山玩哭了!
以下连肉渣都称不上,拖拖拉拉、啰啰嗦嗦的慢慢写!

如果不愛卡肉的,可以等09出來再回來看08!

走這!





【賀紅】暖.07 (he,甜,未完(?)

【暖】07

 

贱炸有,SQ串场,祁放小报告有。

 

  “展正希我爱你。长久以来,你是我唯一的梦想,我不信上帝,我只感谢展爸展妈将你带来这个世上,你的善良正直就是我最大的幸运。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我再次感谢展爸展妈,让我有这样的荣幸与你白头偕老。也谢谢你,愿意接纳我的爱。
  从今以后,我将照顾你、尊敬你、保护你。
  我把我的一辈子交给你,展正希,我的朋友、我的爱人。今日,我将自己交给你。”

  “见一我也爱你。我想也只有我能治得了你这个笨蛋, 我同样感谢见一妈妈和见先生带给你生命和历练,能与你一起面对那些喜怒哀乐也是我的幸运。
  这是我的承诺,也是我的愿望,我会牵好你的手,病了老了死了都不放。谢谢你愿意给我一辈子的时间照顾你、尊敬你、保护你。
  我把此生交到你手上,见一,我的朋友、我的爱人。今日,我将自己交给你。”

  见一收起平时的嘻皮笑脸,眉眼的温柔全专注于念誓词而微微脸红的展正希。

  展正希还是那副认真的表情,但嘴角的柔和笑意像是拥抱住世上最好的时刻。

  “新郎们可以亲吻了。”贺天带着祝福的语气宣布。

  见一终于还是没个正形,歪着头,双手搭上展正希的肩膀,撒娇着:“希~亲亲~”这人越发长得俊美,身材已不复见当年的纤瘦无力。

  展正希拉住见一的领带将自己送了上去,双唇相贴,下一秒就被按着脑袋,激烈地侵犯口腔,最终是吻得呼吸不顺、满脸通红,只得埋首于见一的颈窝努力平复。

  月光皎洁,祁放抱着吉他拨弄了几下,用清亮的嗓音唱了几首温柔的情歌。孙璟、秋瞳肩并肩,随旋律轻轻哼着,俩人长长的发丝被微风吹起而纠缠在一起,也不以为意。

  小报告坐在一隅抬头看着远星,往祁放的方向一瞥,被对方清浅却热情的视线看得一愣,回过神便将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落荒而逃。祁放立刻放下吉他、追赶而上,怀抱住矮他一颗头的小报告,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允许我光明正大地对你表达爱意呢?”

  在今天,整个世界都温柔了起来。

  莫关山一点点地喝着甜甜的气泡酒,想着贺天前些天对他说的喜欢,微微地红了耳根。

  “又在想什么?一脸发情的模样。”贺天拿着酒杯、端着吃食在莫关山身旁坐下,看这人不知是醉还是怎么地,脸颊粉粉的、鲜嫩的让人想咬一口。于是,贺天就咬上去了,咬一下便放开来,改用舔的,又舔又亲一路来到嘴角,弄得莫关山一脸口水。

  你是狗吗?!要是别的时候,指不定莫关山会这么吼着,可是今天……“贺天,你再说一次。”

  “莫关山,你一脸发情的模样真是可爱。”贺天坏笑着。刚重遇那会儿,他满心要压抑自己的欲望,憋久了,反而只能在言语上逗弄。

  “你!不是那个!”别过头,莫关山不满地灌了一大口酒水,“贺天你个大傻逼!”

  贺天不禁好笑,莫关山这是在向他撒娇吗?他放下手中的东西,搂住莫关山的肩膀,凑近耳边说:“我喜欢你。莫关山,我喜欢你。我想牵你的手,拥抱你,亲吻你,操哭你,霸占你的一辈子。”这样的他,莫关山会接受吗?

  莫关山又是那副憋着气,抿着嘴的表情,像在忍耐些什么。

  贺天还来不及自怨自艾地望着夜空叹气,就听见莫关山低吶:“老子今天把屁股都洗干净了,弄的时候肚子痛得要命,你敢不敢再多说一个爱我!”

  黑色的眼底乍现曙光,“我敢,而且我会说上一辈子。”他左手顺着红发男子的左肩、左臂来到手背,虽然指掌不甚灵活,仍是将手指一根根交扣上对方的五指并紧抓着,“莫关山。”他将人揽近自己,将自己的面目凑近莫关山的眼前,望进一双温暖、认真的浅色眸子,彷佛告白、却又是誓词:“莫关山我爱你,我将照顾你、尊敬你、保护你,我此生就栽在你手上了。”

  “贺天我……!”莫关山脸红得像要滴出血来,尚未回复告白,就被贺天沉了下来的嗓音给打断。

  “你说你参加别人的婚礼,却先洗好屁股,到底是多欠操?”贺天莫名地恼怒,敢情他这些日子都是白憋的了!要早知道是心意相同,第一天就该把人给上了!憋得他三天两头就流鼻血,还被莫关山这混小子以为是那天撞坏了鼻子!

  莫关山瞪了贺天一眼,对着那张贱嘴咬了上去,“只欠你操!因为,我也爱你这傻逼!”

 

 

 

待续(!!)

 

下一篇上山!

上山之道且阻且长!给贺天几天时间去开山!

给我几天时间慢慢炖肉!

【賀紅】暖.06 (he,甜,未完(?)

【暖】06

 

  从叶取手中接过小本子和药局提袋的时候,莫关山还不以为意,直到逐字看了遍事前准备和使用说明,才羞愤得想揍她一顿。

  他想,真的要为了贺傻比做到那个地步吗?太羞耻了!

  “在想什么?一脸便秘样?”贺天一手挟着面条,毫无用餐礼仪地边捏揉着莫关山细嫩的脸颊。看来这些年有把自己照顾好。

  莫关山抬眼瞪人,立刻反驳着:“你他妈才便秘!老子肠胃健康的很!”……要命!现在提到肠子他就不自在!别开脸,五官更加纠结在一块了。

  放下筷子,贺天左手忍不住去捏捏这人的嘴,手劲不重,带点抚慰的意味摩挲柔软的唇瓣,“不要讲脏话,不要撅嘴巴。”明明觉得这样十分可爱,更是想逗他。

  扭了几下脖子还是躲不开,索性抓住那作恶的手咬了一口。贺天却像被烫到一般立刻收回手,目光也瞥向门外,转移话题:“最近天气晴朗,每晚的月光都很好,见一和展正希他们的结婚派对办在天台是很棒的决定。”

  “见一那家伙追展正希那么久,终于让他把木头抱回家啦!”说是久,他们之间也有空白的三、四年吧,“展正希很好,真的是个非常好的人。”初中的那些破事被看淡得像是小打小闹,被见一告了白、夺了吻,却也被留下,最终还是和那个闹腾的变态绑在一起了。

  叶取听过莫关山讲述关于那俩人的故事,只说:莫先生觉得他们的感情很难得,可我却认为等了七、八年的你像个傻瓜!

  傻瓜吗?莫关山不否认,只抓扒着自己短刺的发,闷声说:难受。

  贺天对他的坏与好,其实他都记住了。他也不是很明白爱与喜欢是什么,毕竟他头脑不好。只是贺天先前坏得让他胃痛又头疼,之后也对他好得让他愿意拿性命去报答。

  几年间,他也曾累得不想熬了,可身体的疲累酸痛,带他忆起张狂而打架斗殴的年岁,就怎么也忘不掉贺天这个人祸,甚至逐年模糊的音容也还是会让他心悸到烦!

  想成为厨师、开一家自己的饭馆。他仅剩这个执念能压得过莫名的思念。

  “贺混账。”莫关山扳过贺天的脸,一下子亲了那黑得让人猜不透的眼,说:“吃完快滚!老子还要收拾呢!”然后就不陪这人了,转身回自己的厨房去。

  拉住他!按倒他!将他从头到脚的每根毛发、每寸肌肤都染上自己的气味。

  插入他!内射他!让那些失控的欲念在他湿暖的身体里腐败。

  莫关山会有一副什么表情?又会是什么反应?

  贺天不敢妄自揣测,有些画面只是想想都能教他血液变得冰凉。

  他站起来,脚步慎重地踏进后厨,小心翼翼地接近那个在流理台前发愣的人,双手一揽,便是满怀的温暖,“莫关山。”关山难越,这人是他生命里的难关。逼紧了,怕吓跑。慢点来,却似乎更令人心躁不安。

  “……”背后贴着贺天的胸怀,纵使名字被叫得千回百转,他也不懂对方要什么。不说出来,他不懂,他笨。

  “喂,我喜欢你。”

 

 

 

待续(?


【賀紅】暖.05 (he,甜,未完(?)

【暖】05

 

取的名字被官方打脸了啊,但是被打得好开心!!!(捧脸尖叫
所以这文的 乔暖 就都改成 莫关山 了  (这之前的几篇也会改
天山cp什么的!太霸气啦!!
来~请想象一下贺天大总攻凑在咱关山的耳边,低低地喊:“关山。”
((爆炸着奔走掉

 

  接下来的日子,叶取犹豫自己该不该戴上墨镜。为什么?为什么两个年轻气盛、精力旺盛的大男人可以这么健全的交往?!为什么!

  莫厨师有晨跑的习惯,路径会经过她家门前,某天她迷糊地对着窗外刷牙,惊见黑发先生就伴在莫厨师的身旁跑着。

  运动后,大汗淋漓的莫厨师!费洛蒙爆炸的黑发先生!怎么就没一次擦枪走火?!没有一次!!

  该上班还是上班,下了班莫厨师就会等着听说现职律师的黑发先生到来,然后做一份热腾美味的宵夜。夜深人静,花好月圆,孤男寡男,怎么就没有发展成:先洗手?先吃饭?还是先吃美好的莫厨师?

  看俩人的气质,叶取以为会是一对黄暴的!行走的R18!

  结果!就让她看这个?

  黑发先生就只会圈着莫厨师的小腰,两天内从眉间亲到眼帘,三天后又多了咬鼻子的例行事项,共一个礼拜才发展到亲亲脸颊。她耐着性子又等了一周,什么后续都没有!

  嘛、虽然没什么刺激性,可还是让叶取选了一副平光眼镜戴上,免得被那甜腻的气氛给黏住眼睛,连白开水都多喝了一些,顺带告诉自己:好吧,莫厨师开心就好,他幸福,她就高兴!

  不行!柏拉图太过理想,她还是无法接受,难道是……

  叶取抱着脑袋,艰难地向莫关山提出疑问:“莫先生,你们真的有在交往吗?”

  “什么样的交往?我和贺傻逼没说要在一起啊!”

  天哪!没有在一起,却那样搂搂抱抱、亲亲咬咬的,她服了!“唉、可是莫厨师你那天彷佛用全身在表达的,哽咽着说出来的喜欢呢?难道不是爱情?我还以为您俩会立刻心意相通,手牵手上旅馆实践生命大和谐!”

  莫关山的脸红了又白,他是想跟贺天滚到床上去,可是:“……老子硬不起来啊!”都怪初中那时被捏得蛋疼!虽然被贺天亲吻抚摸会让他浑身烧得慌,可下面就是没半点迹象。

  咦?那天只是被摸摸耳朵就全身红得像发情的莫厨师,竟然对着黑发先生硬不起吗?!

  “ED是病,得治。”叶取伸出双手比了个0和1,“不过,既然您这个不行,”摇了摇立得笔直的食指,“那就当这个吧?”将圆圆一圈送到莫关山面前。

  脑袋发晕地看着那个0,莫关山突然一巴掌拍开,泄气地说:“就算老子愿意,他也没那个意思啊!妳看到的那些,就是他对我最大的动作了!”会不会贺天对他的珍惜和喜欢,与他的不是同一个意思?

  没意思才怪!天天顶着黑发先生的杀人视线,叶取觉得他俩再不进度快些,她都要神经衰弱了!“你喜欢他就好啊!去追求看看嘛!被拒绝就算了,勾引成功他就是你的人啦!”

 

 

 

待续(?

顺带,看这身高差,以后的15公分差可以有!!

 

庆祝咱关山的名,下周准备上山!